新闻中心

东莞首家来料加工企业:太平手袋厂

东莞首家来料加工企业:太平手袋厂   夏日炎炎,虎门镇解放路7号看起来跟周围的城市景象并无不同,只是与边上稍显陈旧的街铺比起来,那里立着一片新的商品房。在这些再平常不过的建筑面孔中,却已看不到曾在此间热闹红火了28年的太平手袋厂的痕迹。太平手袋厂是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尚未遍拂祖国大地之时,全国最早的“三来一补”企业之一。而自 1996年倒闭之后,在历史的飓风中飘摇了11年的太平手袋厂,5年前终没能保留住遗骸,在一片唏嘘声中轰然倒塌。
  
  1978年与港商签协议,“粤字001号”太平手袋厂成立
  
  喝早茶时,时不时有路过的人跟唐志平亲热地打招呼,这时,唐志平就会抬头爽朗地回应,眼角延展开一簇笑纹,而当他讲述那些远去的历史时,则很少能在他脸上见到这种笑容,更多的是一丝不苟的严谨和略带神往的表情。今年60岁的唐志平曾是太平手袋厂第三任厂长,但在这东莞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刚建厂的时候,他便是其中的一员,那时是1978年,他才26岁。
  
  1978年7月的一个夏夜,在闷热和鼓噪的虫鸣声中,唐志平当时所在的太平服装厂来了一位香港客人,那人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人造革手袋,给在场工人出了一道他们从未做过的题———在没有任何图纸和说明的情况下,复制这个手袋。于是,从未见过这种手袋的太平服装厂的工人们,根据香港客人提供的“吝啬”的毛料,熬了一个通宵,终于用缝纫机按版呈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手袋。客人很满意,一个月后便与东莞二轻局签订了为期五年的合同(太平服装厂是东莞二轻局下面的一个企业),东莞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正式揭开了他的面纱。这个香港客人名叫张子弥,是当时香港信孚手袋制品有限公司的老板。
  
  事实上,张子弥当时在香港的工厂,已被香港不断上涨的成本逼到濒临倒闭的边缘。而在他相中太平服装厂做来料加工的半个月前,国务院刚颁发了《开展对外加工装配业务试行办法》,规定广东、福建可以实行来料加工试点,不得不说,张子弥拥有非常灵敏的商业嗅觉。“他先是通过华润公司找到了省轻工,当时省轻工刚好有一个东莞人,就介绍他来了东莞。”唐志平回忆,张子弥之所以出这道考题,是因为当时是吃大锅饭的时代,工人们没有什么效益和时间观念的,“就是散漫,有点懒”。作为商人的张子弥自然是要先考验生产速度的,投资了不能及时交货,肯定得赔钱。唐志平说:“我们那么快就做了出来,而且做得很好,他就放心了,第二天就跟我们谈判了。”当时是1978年7月的最后一天,太平服装厂的老板、二轻局的局长都在,很快就谈下来了。
  
  唐志平说,其实当时厂领导还是有顾虑的。那时候中国还没有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担心跟港商一起做,会不会有资本主义成分?1978年的中国,政治走向尚不甚明朗,“文革”的余霾并未散去,与所谓的“资本家”合作,还是需要一定的勇气和智慧的。但当时正值知青回城,僧多粥少的工厂正面临就业份额的挤压,张子弥带来的来料加工贸易,正好拓展了就业的渠道,还是值得太平人奋力一搏的。抛开顾虑,1978年8月30日,双方签订的合同规定:港方负责进口设备、原材料及产品外销,东莞二轻局则提供厂房和劳动力。从此,太平手袋厂顶着“粤字 001号”的名头成立了,至于“粤字001号”代表的是什么,唐志平认为是合同编号,有关部门认为是工商牌照号,但由于当时的相关证明材料并未保存下来,“粤字001号”也只能成为一个传说,令太平手袋厂是否中国首家“三来一补”企业仍存在争议。
  
  1978-1981年“很多人拎着鸡鸭过来想走后门进厂”
  
  “当时厂里的灯还是拉线的,我们之前是在下面眯着眼做工,张子弥来了之后,就装了一整排的电灯,明晃晃的。”回忆起当时的景象,唐志平的笑容中还带着当年所有的新奇之情。那是1978年9月15日,张子弥带来的设备进厂了,此后,五颜六色的手袋一车一车地运往香港。“他没看上我们的厂房,要了太平竹器厂的。”竹器厂边上有一个大鱼塘,张子弥觉得将来可以填平了扩充厂房。于是,太平手袋厂就傍着太平竹器厂生产,同一个门进出,一边是竹器厂,一边是手袋厂,只是那时他们还没意识到,由于手袋厂实行计件工资,调动了工人的积极性,他们的薪资水平从此也像无形中划了一道分界线,来了一个“向左走,向右走”的反差。
  
  太平手袋厂刚建时,所有原材料和设备都是张子弥从香港运过来的,手袋厂本身一分钱不投资,工厂只赚加工费,而加工费的 20%偿还给张子弥提供的设备费用。“那时候我们是计件工资,平均一打手袋是20块,我们收12块的加工费。”一打的加工费,发到工人手上,大概是几毛钱。太平手袋厂当时每个月生产一千多打手袋,一个月的加工费大约是20万港币,“厂里的工人每个月能挣100多块钱了,比起之前20多块钱的工资,实在是想都不敢想。”没几个月场地就不够用了,太平手袋厂顺势吞并了边上的竹器厂,把鱼塘也填了,另外还并了综合修配厂,从200多平方做到了1万多平方米的生产面积。一两年后,员工也从一开始的40多人,增加到了巅峰时期的800多人,“当时在这么一个小镇上,手袋厂绝对是一家大厂了。”(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而早在太平手袋厂刚建大约半年多的时间里,张子弥已经把他在香港的厂全部搬到了这里,他则在珠三角其他城市陆续开始办厂。“建太平手袋厂时,张子弥当时一共投资了300万港币,那是一个天文数字!”唐志平说起来除了惊叹还是惊叹,对于之前月薪普遍只有20多块钱的工人们来说,这个数字实在是倾尽所有语言也没法描述。当时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还清的设备款,实际上却在3年后,也就是1981年,太平手袋厂就全部偿还了,“整个工厂都是我们的了”。
  
  随着工资的逐渐走高,想进厂的人越来越多了。“很多人拎着鸡鸭过来想走后门进厂,很难打发。”那时候的唐志平已经是一个管理人员,找他走后门的人自然是踏破门槛的,“手袋厂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本地人的温饱问题,那时候也是响应中央的号召嘛,解决劳动就业,解决温饱问题。”唐志平想起那段红火的岁月,很是感慨,“邓小平南巡的时候是1992年,那时候才算是完全开放,但是我们已经先走了十几年了。”
  
  1981-1991年由“来料加工”转为“进料加工”内销产品轰动上海
  
  自偿还了设备款之后,太平手袋厂就跟当时的外贸部门挂钩了。“当时只有外贸公司才能做进出口,我们厂是没有权搞进出口的。”唐志平说,太平手袋厂与张子弥结算清楚之后,就通过外贸跟他签合同,外贸收他美金,他就收外贸的人民币。在这个过程中,太平手袋厂开始从“来料加工,补偿贸易”转变为“进料加工、正常贸易”,“后来我们就自己采购原料,自己生产加工,赚得比以前还要多了,也做大了。”在这个过程中,太平手袋厂算是又响应了当时国家的另一个号召———创造外汇。
  
  转到正常贸易之后,太平手袋厂的订单虽说还是以张子弥的为主,但渐渐也做起了别人的生意。而张子弥自从在虎门收获了事业的第二春后,又在中山、南海等地也做起了皮箱之类的生意。在双方都稳步发展,大踏步向前的时候,唐志平也在全国推行厂长责任制后的1985年,通过民主选举,当上了太平手袋厂的第三任厂长,“当时厂里700多个人,拿了600多票”。
  
  唐志平做了一把手之后,除了做出口,也开始做起了内销,开拓国内市场。“当时手袋厂已经开始自己经营品牌,注册的是”金虎“,还拿过奖呢。”太平手袋厂生产的时兴手袋,在上世纪80年代仍然是很新鲜的事物,那时候大多数人背的都是军绿色的帆布包,上面有毛主席头像,还有“为人民服务”等字样,而太平手袋厂则是用尼龙布料,做出各种样式的,上面有西部牛仔、美少女、小娃娃等漂亮图案,“不说是女孩子们看到,男的见了也喜欢。”
  
  太平手袋厂做内销时,曾多次到北上广等地开展销会,“还是在上海最受欢迎了,很轰动。”唐志平回忆,他们在上海第一百货公司设了中国最大的展销会,开了好几天,人群里三圈外三圈,挤都挤不进来,“他们拿了钱扔过来,我们就抓个包扔给他,非常热闹。”说到这里,唐志平还说起了上海人的趣事,“一些厂商很聪明,见有这么多人,就把他们积压的货全都拿到我们展销会上卖,一下子都卖出去了。”可见当时人头攒动的景象是多么的罕见了,“那次我们拉了一个集装箱的货,4天就卖完了”。
  
  在上海的展销会引起了地方的轰动,各家电视台、报社都争相报道,自此之后,太平手袋厂的门槛都要被前来参观的人给踏破了,很多工厂都来参观学习。与此同时,国内市场也被打开,“全国十几二十个大城市的大百货公司,我们都打进去了,非常受欢迎。”那是太平手袋厂陨落之前,最后的辉煌画面了。
  
  1991-2007年未积极转型骤然倒闭,遗址上建起商品房
  
  上个世纪80年代,太平手袋厂的风头正劲,转折却悄然降临。首先是唐志平的离开。“我1990年离开了手袋厂,因为多生了一个孩子。”唐志平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被人举报了,那时候计划生育很严格的,于是我就退下来了。”唐志平离开后,一大部分骨干也随之出走,熟练的工人自己学会了做手袋,这些年积累了资金,很多自己出去做起了老板,开厂做手袋了。“张子弥也走了,单子也不给手袋厂做了。”而大环境下,外面的厂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太平手袋厂因为种种原因,渐渐衰落了。
  
  “其实现在想想,跟当时张子弥刚来时候的香港一样,各方面成本就在暴涨,竞争又大。”唐志平没说完的话里,应该包括转型这个字眼,太平手袋厂在市场的冲击中没有实现积极转型,式微是必然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太平手袋厂坚持到了1996年,正式倒闭了。
  
  作为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太平手袋厂遗址的去留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饱受争议。虎门镇政府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设想把太平手袋厂旧址建一座以“三来一补”为主题的博物馆、展览馆之类,但由于这块地皮属于东莞市二轻局(现已转制为公司)所有,镇政府无权处理这块地皮,因此对于保留原址一事“无能为力”。
  
  在各方声音的僵持中,太平手袋厂还是在2007年5月底被夷为平地。原址上现在已建起了新的商品房,历史痕迹已被时代的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只有一部分手袋和机器设备还在东莞展览馆展出。
  
  口述史
  
  口述人:唐志平(太平手袋厂第三任厂长,是该厂首位民主选举的厂长,在任时间最长)
  
  全国第一台赠送车
  
  当时除了引进很多外商,我们还引进了中国第一台赠送车。1979年1月3日,张子弥无偿送了一辆日本丰田小面包车给工厂,那个面包车是装了空调的,大家从未见过,免税进来的。要知道,当时的东莞县委书记还在开北京吉普,没有空调的那种,太新鲜了。后来他还送了3辆卡车。他送了我们小面包车后,县委和二轻局的领导都经常坐我们的车。我们的车牌号是“广东93369”,当时车牌还没有用“粤S”这样的字。
  
  我们当时给张子弥做单,保质保量,他自己生意也越做越大,后来他还送给我们厂电梯、空调、风扇。1981年的时候,他从香港运了个很大的电梯给我们。那个时候别的厂都没有电梯,他这个电梯我们当时觉得很科学,想在几楼停就按几楼,主要是运材料上楼。
  
  全国第一个保税仓
  
  我们转到正常贸易后,还是以张子弥的单为主。他也做大了,就在中山、南海也做,生产皮箱之类的。当时交通很不方便,路很烂,虎门到深圳都要6个小时。在海关报关,要搞一天半天。张子弥就建议搞保税仓,黄埔海关搞了论证,大胆尝试,在南海建了中国第一个保税仓,货物打个封条就可以走的。当时国内有些原料没有的,我们也是从保税仓拿,结算的时候再扣钱。
  
  保税仓搞到现在都是可行的,张子弥对中国经济是真正做了很大的贡献,他在东莞的时候,过得也比较简单。
  
  威水史
  
  ●是东莞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
  
  ●率先引入香港的管理模式
  
  ●引入了全国第一辆赠送车
  
  ●较早使用了电梯、空调等先进设备
  
  ●客户提出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保税仓
  
  ●较早从“来料加工、补偿贸易”转变为“进料加工、正常贸易”
  
  ●较早从外销转为内销,从“三来一补”转为自主品牌
  
  变迁
  
  1978年7月15日,国务院颁布了《开展对外加工装配业务试行办法》,规定广东、福建可以实行来料加工试点。
  
  1978年7月30日,香港人张子弥联系了当时属于东莞市二轻局下面的企业———太平服装厂,希望能帮忙加工手袋。
  
  1978年8月30日,东莞市二轻局和香港信孚手袋制品公司签下了东莞第一宗来料加工企业合作合同。
  
  1978年9月15日,被称为东莞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的太平手袋厂正式投产。
  
  1981年,太平手袋厂不仅解决了虎门太平当地人的温饱问题,且每年为国家出口创汇100万美元。
  
  1983年5月,太平手袋厂得到广东省轻出公司的支持,转为正常贸易、进料加工,成为广东省出口手袋的生产基地之一,太平手袋厂的生产进入了高峰时期。
  
  1985年,太平手袋厂部分产品内销,生产的手袋畅销内地,供不应求,在国内引起了轰动。
  
  1993年,太平手袋厂结束了与张子弥的合作。
  
  1996年12月,太平手袋厂骤然倒闭。

上一页:No informtation!

下一页:No informtation!

返回上页
产品类别
地图
联系我们
淄博耀中贸易有限公司
电话:
0533-860370
传真:
0533-860371
邮箱:
sale@nb-sida.com

淄博耀中贸易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sale@nb-sida.com